卑南遺址公園 - 設施

卑南遺址公園

卑南遺址公園面積約30公頃,是一個集遺址、原住民風貌及自然景觀的公園。園區除了有卑南遺址最重要的遺址-月形石柱外,亦於遊客服務中心展示廳展示及介紹卑南遺址及卑南文物,於戶外尚設置入口廣場、瞭望臺、露天表演場、考古現場、卑南族傳統少年聚會所、傳統卑南族人的家、東排灣族傳統家屋等景點。
遊客可在遊客服務中心藉由展示獲得卑南遺址的相關資訊,亦可至考古現場親眼觀看考古發掘作業,並可至瞭望臺遠眺千年不變的地理特徵,另可順便參訪原住民的傳統屋及聚會所,增加對原住民文化的了解。 卑南遺址公園不但具有學術研究之功能,同時亦提供民眾參觀,達到遺址維護及文物保存的社會教育意義。另公園全區為一大開放綠地空間,綠意盎然亦提供遊客遊憩與休閒的好去處。

入口廣場

卑南遺址公園入口廣場

為遊客集散及獲取資訊的樞紐,仿如蒼穹博物館之大廳,設計重點一方面在創造明顯的入口意象,另一方面詮釋遺址公園的整體精神。沿著廣場的弧度,是集成材與細鋼管構成的”懸梁”、”殼狀”結構,兩種材料良好的複合,形成了結構整體的穩定性。

露天表演場

卑南遺址公園露天表演場

為一作為表演使用的場所,除可供一般遊客參與館方舉辦活動之外,亦可提供一般民眾作為戶外活動的場所。廣場中心的大理石鋪面,取卑南文化饒富象徵意義的玉質耳飾即館方館徽為圖案。表演場利用自然的地形設置觀眾席,呼應周遭平緩起伏的地勢,視野遼闊。廣場邊緣保留兩顆原生樹種,形成的軸線則遙對著此地古人心目中神秘的聖山──都蘭山。

月形石柱

卑南遺址公園月形石柱

約一百年前,日本學者鳥居龍藏來到卑南遺址,留下了最早的照片記錄;六十多年前,日本學者鹿野忠雄描述他在卑南看到數不清的石柱;如今,這個位在卑南火車站後方的月形石柱,就是僅存的立地卑南石柱了。
可別小看這月形石柱,它可是國定遺址!而且,它也是目前卑南遺址地表中,唯一保持原狀、未被移動的遺跡,可以視為遺址的地標。根據考古學家推測,它可能是房子建築結構的一個部份,用來支撐樑柱;原本並不是月形,經年的風化、剝落,上方形成了月亮的形狀,而被稱為「月形石柱」。這一片板岩石柱的材料並不是本地所有的,而是來自遙遠的中央山脈,順著卑南溪被載運至此,已經矗立地面三千多年。

瞭望台

卑南遺址公園瞭望台

瞭望台是卑南遺址公園的最高點,海拔約81公尺。往東、南方向展望,除可欣賞卑南遺址公園四周的環境與自然景觀外。還可看見臺東市全景,並眺望虎頭山、貓山、鯉魚山、石頭山及利吉層,氣候良好時甚至可遠望綠島及蘭嶼。
1995年進行瞭望台工程時,於工地側邊發現3座石板棺,隨即停工進行發掘紀錄。石板棺型制與較低海拔河階所發掘者相同,因長期受到山坡土層潛移擠壓,產生扭曲變形。棺內屍骨已腐朽無存,其中2座發現玉耳飾與管珠項飾等隨葬品。依石板棺尺寸推斷,死者都是成年人,石板棺方向也都指向都蘭山。為了保存此3座石板棺原址,瞭望台工程做了適度修正。並將複製的石板棺與隨葬品於原地復原,開放遊客觀覽。

遊客服務中心展示廳

卑南遺址公園遊客服務中心展示廳

展示廳的展示內容,是根據過去二十年卑南遺址搶救考古資料及研究成果設計而成。一進門,展現在腳下的是石板棺墓葬復原情境,讓觀眾對卑南遺址產生深刻的第一印象。特別設計的強化玻璃步橋懸空而過,提醒我們隨時都有可能走在遺址上。過步橋後眼前一幅開展的地層斷面,剝取自遺址現場,生動呈現出文化層的堆疊現象。拾級而上,幾個展示櫃以縮尺模型等方式,說明考古工作的過程與方法,讓觀眾對考古工作有一基本認識。緊接著進入展示主題,以臺東平原自然地貌立體模型、遺址地層堆積、遺址史前文化層序、遺址發現與發掘過程,以及原住民傳說中的遺址等展示說明,從地理、歷史的時空架構來綜覽卑南遺址。
展場中央碩大的複製板岩石柱,則將觀眾的焦點導引至三千年前的古卑南聚落的點點滴滴。經古卑南文化人巧手製作、使用過的石器、玉器、陶器等遺物,靜靜的陳列在展示櫃中,彷彿在訴說許多久遠的故事。從遺構、工具、墓葬的形式,將此地曾經繁盛一時卻迷離惝恍的一段歷史,逐步還原勾勒其樣貌,包含聚落型態、家居結構、生業活動、成年禮儀、埋葬習俗、玉器工藝、製陶技術等。如果認為這些展示仍嫌靜態,展場一角設有三槍投射螢幕,定時播放電腦模擬動畫影片,讓觀眾跨越三千年時空,更貼近古卑南文化人的生活與心靈世界。

考古現場

卑南遺址公園考古現場

考古現場主體為一長方形鋼材棚架,長40公尺,寬25公尺,面積1000平方公尺。由於是半臨時性建築,棚架設計上有易於拆解重組之特性。同時為了避免下挖影響遺址地下堆積,採用立方體混凝土塊結合而成的地面基礎。棚架內目前有18個5公尺見方的探坑,構成一個方格網。探坑是考古發掘的基本單位,目的在於記錄出土物的空間位置。每一探坑被劃分為4個2.5公尺見方的小區,以下再細分成25個50公分見方的小單位。配合地圖座標系統,考古人員可以將器物與現象鉅細靡遺的記錄下來。發掘過程以十字鎬、平鏟、小鋤頭等為工具,以每5公分一個人工層向下發掘。遇有小陶片、石片即分區採集,較大礫石則留於原地。隨著人工層緩緩下挖,遺址的重要現象即逐漸顯露其輪廓。探坑與探坑間形成的垂直界面牆,可以觀察到地層與文化層堆積現象。
目前考古現場所發掘呈現的主要現象是住屋的遺留。住屋上部的結構物已不復存在,只遺留礫石堆砌而成的砌石牆,局部地區砌石牆明顯可看出長方形的格局。屋內由板岩石板舖成的舖面,迄今仍然保持平整完好。住屋後方,有數個近似圓形的砌石圈,應是昔日儲物的空間。由垂直板岩石片直線排列而成的遺構,可能是作為排水溝用。現場還可看到一個凝灰岩大石臼,推測是舂搗的用具。昔日的生活用具及裝飾品,散見於文化層中。其中由陶容器破損而成的陶片最為普遍,雖然數量繁多,卻甚少見到完整者。其他陶器如陶紡輪、陶管珠、陶環等,石器如石錛、石鑿、石針、石鏃等,以及玉質裝飾品如帶穿石棒、項飾、管珠、玦形耳飾也偶有發現。

卑南族傳統少年會所(trakuban)

卑南族傳統少年會所

為充實卑南遺址公園在地文化元素並傳承及延續卑南族傳統少年會所的建築工藝技術並呈現公園多元展示內涵,本館邀請臺東市普悠瑪部落(南王部落)耆老於青年於卑南遺址公園大草坪,重建卑南族傳統少年會所。卑南族少年會所早期是部落內少年們接受部落教育的地方,據載卑南族男子在十二、二歲時就要進入少年會所,接受生活禮儀、神話傳說、族群歷史、手工藝及狩獵戰技的訓練,因此,我們可以說,少年會所是卑南少年的「學校」,歷經臺灣整體環境的變遷,原有的功能被現代教育所取代了,現在已成為保存傳統歲時祭儀文化的場域,凝聚族人向心力的最後一道防線。

傳統卑南族人的家──Sapa'家

傳統卑南族人的家──Sapa'家

傳統卑南族人的本家除家屋(ruma')外,亦包含有祖靈屋(karuma'an)以及小米靈屋(ka'aliliyan)。家屋是生活起居的地方,祖靈屋是家族祭祀與巫師施作法事的地方,小米靈屋(ka'aliliyan)則是家族小米祭祀的場所。卑南族人會在家中安置鎮宅護符(lu'em),以祈求保佑住屋免於災害。
卑南族人為每間祖屋命名,在這個家出生的人,便以此家名為名。本家屋由造屋耆老王天木先生命名為Sapa',Sapa'是林投的意思,過去下賓朗部落曾居住過的舊部落──高臺叫做(sapasapa')。
卑南族房屋主要建築材料為竹子,舉凡壁柱、牆壁、屋頂鋪面、小樑及床等都以刺竹為主,其次則是長枝竹。家屋之主柱則使用堅硬的櫸木、主樑則使用質輕筆直的楓香與檳榔,屋頂上方覆蓋白茅。

東排灣族傳統家屋

東排灣族傳統家屋

傳統的東排灣族家屋構造區分為主屋與前庭兩部份。主屋為矩形縱深式平面,以掘穴砌邊牆的方式構築側壁及後壁,並沿開挖面或基地邊界每隔一定距離豎立板柱,柱間則穿以竹條或木板作為壁體,前壁則以木板組立而成。屋頂為雙坡式茅葺,橫樑直接跨於板柱之上,緣板之上屋頂敷面材料則為茅葺,茅草壓竹固定,其前後坡之比約為三比一。
家屋的內部以地板為界,地板上面是家庭成員生活的空間;地板以下是豎穴,是家族成員死後安息的地方。穀倉位於最內側,主柱承接之主樑落於穀倉前緣,且為全屋最高點,寢床則是由木板或竹材鋪成的連床。

建議行程

建議行程

1小時路線

  • ●  入口→遊客服務中心→瞭望台景觀區+石棺展示區
  • ●  入口→考古現場→月形石柱區

2小時路線

  • ●  入口→遊客服務中心→瞭望台景觀區→考古現場
  • ●  入口→遊客服務中心→考古現場→月形石柱

半日遊路線

  • ●  入口→遊客服務中心→瞭望台景觀區→考古現場→月形石柱

一日遊路線(卑南遺址公園至康樂本館)

  • ●  入口→遊客服務中心→瞭望台景觀區→考古現場→月形石柱→康樂本館;康樂本館入口→自然史展示廳→史前史展示廳→南島民族展示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