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ontSize 1.0
:::

入藏動態

高月英女士卑南族文物捐贈

 

林志興


本館於2003年4月份因特殊機緣,獲臺東市南王里卑南族己故靈媒高月英後人捐贈一批卑南族文物標本,本批標本係高月英女士生前使用之法器及用具,約二百餘件。本館十分重視本批標本的入藏,因為本館目前擁有民族學標本近四千件,然大部份的蒐藏並非直接得自原住民社群之文物,不少標本資料之背景有待加強研究。而本批標本在相關之人、地、物方面皆有清楚脈絡可循,有助於做為進一步瞭解卑南族傳統宗教信仰之資料。

高月英女士是筆者之堂姑,生前是卑南族南王部落輩份甚高之Talamaw(女靈媒,俗稱女巫師),不幸於2003年3月16日因病辭世。筆者獲訊前往弔唁時,得知高月英女士因其幼女之影響,臨終前轉而皈依天主教,故殯葬儀式將改採天主教儀式,而其生前行卑南族儀式之相關法器,因臨終改信之故,形成不同儀式而不知如何處理其遺物之狀況,筆者於是向其子女(即筆者之堂兄姐們)提議捐給博物館,欣獲同意。約定在喪禮儀式告一段落後,筆者再帶史前館同仁前來協助整理,將封存在karumaan(祖靈屋)的文物整理分類。

由於是本館同仁係第一次直接前往捐助者家中清點標本,加上高月英女士之文物是博物館瞭解卑南族南王村傳統信仰的重要第一手資料,所以本館計動員了四位研究同仁前往進行記錄與蒐藏的工作。大致分工如下:有關karumaan建築之記錄工作,由考古經驗豐富之由李德仁先生負責測量繪製,而建築之攝影特別商請臺東攝影名家徐明正先生協助拍攝正片,而筆者負責協調,並支援葉前錦及袁素梅小姐清理、拍照、記錄和點收karumaan中與儀式相關的卑南族文物。由於相關文物不少,加上配合主人家的時間,所以本組人員皆利用星期一筆者堂姐休息在家之日工作,總計費了三個工作日(4月14、21及28日)才完成清點採集的工作。本次獲得的捐助物品,最重要的是高月英女士生前所使用的大小alyut(法袋或巫術袋)各約四十餘件,還有布料、銅鈴、小刀、小陶珠、琉璃珠、鐵鍋、葫蘆容器及工具組等等物件,計約二百餘件。這些文物提供本館進一步瞭解卑南族傳統信仰及其變遷的豐富信息。

Talamaw在卑南族社會中,是不可缺少的職位,她們的工作內容包含了,公共儀式的執行者(例如婦女除草慶、大獵祭等),身心失調與病痛的治療者,新居或新車啟用的祝福者,尋找失物的諮詢者,出外人為求保障而索求護身符的祈福者,她們更是亡靈的溝通者,或是游魂的召喚者,對信仰傳統卑南族價值的人而言,生活之中處處需要他們,以筆者經驗而言,小時候我們兄弟不認真讀書,祖母曾特別請來Talamaw為筆者收神,而筆者之父出海打漁落海失蹤,當法院判決失蹤後,就是請堂姑高月英女士自茫茫大海上喚回先父之魂入土安葬。生、老、病、死與愛憎恐懼之平撫,都和他們有關。高月英女士的服務,有時亦不限卑南族或臺東地區,她常到外縣市服務。有一位居住在光復之阿美婦女結婚多年,都未懷孕,特來請求施法,行法後不久就連生多子,基於感謝之情,這位阿美族女士,後來成為高月英女士的義女。筆者姨母(阿美族)身體不適,懷疑有人施巫於身,遠迢迢自臺東縣東河鄉北源村來到南王求治。

高月英女士,卑南族名為Siawan(溪阿浣),1917年11月13日生,享年86歲,18歲時招婚成家,23歲受祖靈感召而成為Talamaw,事師初鹿部落之Talamaw習法。高月英女士,生性開朗活潑而隨和,參加喜宴,親友歡聚,能說能笑更能唱,由於她記憶力好,能唱多種語言的歌曲,卑南族、阿美族、排灣族、平埔族、日語歌,乃至國語流行音樂亦能哼幾曲(她不會說中文)。現今不少己出版之民謠採集唱片之中留有其聲。

卑南族南王部落之Talamaw是有組織,而且論資排輩的團體,她們的組織人數最多時,曾達十六人之眾,但是隨著文化變遷,信仰改宗之後,老成凋零,由於傳承者少,所以,目前僅餘四位婦女從事Talamaw工作。值此之際,能獲得高月英女士的後人同意捐贈生前遺物,國立臺灣史前文化館深感榮幸與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