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ontSize 1.0
:::

入藏動態

郭德鈴先生考古收藏捐贈

 

李德仁

 

一、 遺址分布
   
  郭德鈴先生長期熱心於臺灣考古遺址的調查及標本採集工作;郭先生利用工作餘暇從事考古調查,足跡幾乎遍及臺灣全島和離島等地。依標本整理與統計之結果來看,調查過的遺址分布於14縣市,計124個遺址;而以南投、臺南與臺東地區為主,佔了一半以上。採集的標本以石器為主,共計約7271件;陶器約有5839件(片),但多為碎片,部分修復為全器,作為本館一期展示之用;另外有極少量的骨角器和貝、獸骨與魚骨等生態遺物與化石。
   
二、 文化內涵
   
  郭德鈴先生採集的標本遺物,依其文化內涵來看,主要包含了以下的史前文化:
   
   1.新石器時代早期:大坌坑文化
 2.新石器時代中期:牛罵頭文化
 3.牛稠子文化
 4.富山文化
 5.新石器時代晚期:芝山岩文化
 6.圓山文化
 7.植物園文化
 8.營埔文化
 9.鳳鼻頭文化
 10.大湖文化
 11.卑南文化
 12.麒麟文化
 13.金屬器與金石併用時代:十三行文化
 14.番子園文化
 15.大邱園文化
 16.蔦松文化
 17.龜山文化
 18.靜浦文化
 19.中央山地類型
   
  以下依時間早晚等分述其文化內涵:
   
  (一)新石器時代早期
   
  距今7000至4500年之間,臺灣地區新石器時代早期以大坌坑文化為代表;主要分布於海邊或河邊階地,遺址主要有臺北縣大坌坑、臺北市圓山、芝山岩、臺南縣八甲、高雄縣鳳鼻頭等遺址;依遺址大小與文化層的堆積情形來看,屬小型的定居聚落型態。

此文化的特徵在於陶器,通稱粗繩紋陶;手製、質地較鬆軟,火候不高,器表顏色呈暗紅、渾褐;器型較簡單,以罐、缽為主,口緣大都低矮厚重,常在口緣外側有一道突脊。紋飾以繩紋為主,常於口緣或肩部以下通體施紋,部分口緣內外側或肩部施有篦劃紋或與刺點紋組合之紋飾。石器的數量與類型不多,有打製石斧、磨製石斧、打製石鋤、磨製石錛、石鏃、網墜與有槽石棒等。

從出土石製生產工具,推斷當時人已知農耕,其耕作型態屬於刀耕火種的游耕階段,種植根莖類作物;而狩獵、漁撈和採集才是其主要的生業活動。由於目前資料較少,對此一階段的社會組織制度並不清楚,探討亦少;不過由陶器紋飾變化所顯示的流暢與對美感要求,可看出當時人已經有相當高的藝術水準。
   
  (二)新石器時代中期
   
  在這時期臺灣各地出現具地方特色的史前文化,為大坌坑文化晚期分處各地,長期發展而形成地方適應的文化相貌。北部地區稱為訊塘埔文化,中部地區稱為牛罵頭文化,南部地區稱作牛稠子文化,東部地區可稱為富山文化;而南部牛稠子文化依學者意見,甚至可依地區性、文化內涵等再區分為不同的文化類型---牛稠子類型、鳳鼻頭類型與墾丁類型等。

上述各文化的內涵主要以橙色陶系的繩紋陶器為其文化特徵,故亦稱此時期文化為細繩紋陶或繩紋紅陶文化;器型較前期之大坌坑文化多樣,包括罐、缽、豆、盤、盆、三足器和多連杯等;石器種類亦趨複雜,包括了斧、鋤、犁、刀、石錛、石鏃、石錐、網墜等各種農漁獵及日常生活用具。

此階段遺址的規模已較前時期為大,文化層堆積較後且連續,顯示當時聚落規模較大,人口較多,已是長期定居性聚落。由出土石器種類中農具所佔的比例與大型化,可知農業在當時社會與生業上的重要性;郭先生在榮泉村遺址採集的繩紋陶片中,曾發現稻殼印痕;而鎖港、墾丁等牛稠子文化的遺址都曾發現稻殼印痕;晚期北部開始發展的芝山岩文化的芝山岩遺址出土大量炭化稻米,說明此階段種子作物是相當重要的作物。遺址出現貝塚,伴出獸、魚骨,可知狩獵與漁撈仍佔重要地位。

此一階段(尤其是南部牛稠子文化)另一特色是石器類型與材料來源的特殊性;臺灣西南部地區與澎湖群島在這時期有密切的互動;可由臺灣西南部各遺址出土大量以澎湖所產橄欖石玄武岩製的石器,亦反映出當時人海上活動的頻繁;而西南部遺址出現東部特有的西瓜石質地磨製石錛;澎湖群島、臺灣西南部遺址中出現精美的臺灣閃玉製裝飾品,當時此一廣大區域形成一關係密切的交易互動圈,展現出史前人類對於海上活動的熱衷與航海技術知識的嫻熟。推斷當時社會組織已起了較大的變化,一股新興階層的形成,肩負了資源轉換與交易的任務,對於資源的掌控更趨專業化與制度化。可能有不同的因素刺激,到了晚期階段人們有沿著溪谷往較內陸山區移住之趨勢,人口壓力、擴張領域或尋求新資源等因素致之仍待進一步地研究。

這一時期墓葬資料也較多;墓葬的出現也反映出當時人的宗教、宇宙觀,如牛稠子文化採用直肢葬,通常無葬具;而墾丁類型則已使用石板作為葬具,採仰身直肢,並有玉器、貝珠、貝環等裝飾品及貝匙、陶罐等日常用品作為陪葬器物;另外在一般墓葬旁亦發現有甕棺葬,可能作為埋葬幼兒之用。多樣式的葬俗也反映了當時人們對來生的觀念與看法。
   
  (三)新石器時代晚期
   
  到了新石器時代晚期,臺灣可說進入全盛期;時代約在3500~2000年之間,地區性文化類型更趨複雜明顯,臺灣本島與離島出現適應於不同生態區位的人群與文化類型,人類活動的領域往較高的山區移動,活動空間大大的擴張,各區域文化往來更加頻繁;不僅是島內的狀況如此,新的移民自華南沿海地區一波波移入,新的文化要素加入,使當時文化類型愈趨複雜與多樣,由物質文化的遺存亦可反映出來。

新石器時代晚期的陶器逐漸捨棄繩紋裝飾,器表係以素面為主流,另有新的外來要素加入,精美的彩陶、黑陶等外來性強的要素出現;器型種類也有較大的變化,其中三足器、四足器等少量出現,顯然受大陸地區文化要素的影響;作為陪葬品、祭儀專用的陶器的出現,與日常生活用具有所區隔,陶藝專業化更趨明顯。

因生態區位的不同,農業、漁撈與狩獵等生業型態比重因地而異;平原地區持續已農業為主,大型石製農具的增加顯示依賴農業程度較以往增加,對於土地的利用更加精緻化;山區或半島地區,受環境影響,生業上狩獵或漁撈仍佔重要地位,如恆春半島地區史前人類對海洋資源的利用更加依重。由墓葬中出現無頭葬,推斷已發生獵頭等小型戰爭,而居軍事要塞地點遺址的出現,亦可作為此現象的佐證。

此階段的社會組織已出現了階層區別,可能部份社會已進入酋邦階段,階級區分、貧富差距愈趨明顯;如以出土大量石板棺著稱的卑南文化的喪葬禮俗,從墓葬形制、陪葬品的有無與組合型態(圖三),皆可反映出當時階級社會的出現與階序差異。而麒麟文化富神秘色彩的巨石祭祀場所顯現的宗教儀禮,已經相當穩固;史前人類的宗教、宇宙觀的研究資料益形豐富。
   
  (四)金屬器或金石併用時代
   
  臺灣史前文化在2000年前後起了重大變化,即金屬器的引進,進入一般所稱的鐵器時代,或有的學者認為的金石併用時代。每一文化若經仔細研究,可在區分為數個不同發展的階段文化類型;也說明了本時期的文化複雜現象。

從技術或物質文化遺存的層面來看,該階段與海外互動關係更加密切;北部十三行文化可能是上一階段植物園文化受到中國華南沿海地區文化影響,引入冶鐵與火候更高的燒陶技術之後發展而來的。其他各地區域性文化可能也是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的後裔。區域性的移動與文化交流現象也更加明顯;透過不同的管道,玻璃珠、琉璃珠、瑪瑙珠和青銅器、銀器等金屬器海外貿易品流通於島內,構成一廣大的交換網絡體系。

另一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分布區域相當廣泛的中央山脈地區,發現的遺址數眾多,調查時間亦早於日據初期就已展開,但研究工作甚少,而很難將山區遺址其文化屬性歸入哪一史前文化範疇,學者暫稱之為「中央山地系統」(圖四);依初步的研究分類,依地區性質可大要分成:中部山區的五櫃坪系統、谷關系統、曲冰類型晚期、東埔一鄰類型;南部山區的比鼻烏類型、南仁山類型;中央山脈南段東側之三和類型、工作地類型,其文化內涵與彼此間的類緣關係尚待進一步的調查研究來釐清,臺灣考古未來重要工作之一。
   
三、 對臺灣考古學的重要意涵
   
  1. 保存重要的臺灣考古學研究資料。
2. 提供研究臺灣考古學的素材。
3. 業餘考古學者研究的典範。